庞书智 李瑞兰(海南)

姓名:庞书智      性别:
民族:             政治面貌: 预备党员
出生年月: 1963年8月
参加工作时间: 1984年4月
工作单位及职务: 海南省水文水资源勘测局三滩水文站、站长

姓名: 李瑞兰      性别:
民族:             出生年月 1967年7月
参加工作时间 2001年1月
工作单位及职务:海南省水文水资源勘测局三滩水文站职工

事迹介绍

琴瑟和鸣铸忠诚
 
          ——庞书智、李瑞兰夫妻坚守水文监测一线先进事迹材料
 
 
  他俩,积极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凭着对水文事业的忠诚,默默奉献在水文监测一线31年、共同守站15个春秋,赢得水文人的尊敬;他俩,凭着对人民群众的忠诚,在无数次抗击的特大台风洪水中,转移和营救出危在旦夕的村民,及时准确的完成了水文监测任务;他俩,凭着对纯洁爱情的忠诚,守望相助携手共进,在偏远清辟处创造了骄人的业绩。他俩,就是被誉为“夫妻搭档站水文新风范”的海南省水文水资源勘测局三滩水文站站长庞书智和职工李瑞兰。


  对水文事业忠诚,为爱坚守尽职尽责,以一流的标准监测水文数据
  庞书智、李瑞兰夫妻俩所在的三滩水文站,位于海南省南渡江流域定安县龙州河下游新竹镇卜南村附近。测站的工作环境非常艰苦,控制集水面积达1178平方公里,属于国家二级精度水文站,也是海南省的重点水文站。
  庞书智出生在澄迈县老城海边的一个小渔村,父亲庞诗明是位老水文人。1984年,干了一辈子水文勘测工作的父亲退休后,庞书智刚刚高中毕业,带着童年的志向,顶替父亲到了琼海的加报水文站,成为新一代水文人。
  庞书智和李瑞兰是初中同学,他俩因水文结缘走到了一起,像这样的水文夫妇在海南并不多见。他俩都是老水文人,从事水文工作31年,待过很多基层测站。2001年1月,上级安排庞书智夫妻到三滩水文站工作,当他俩满怀壮志地奔赴工作岗位,眼前的一切使他惊呆了:破旧的站房,荒芜的院落,老化的设备,简陋的办公桌椅,不通电,不通水,交通不便,用水全靠肩挑手提,出入全靠摩托车从草丛泥巴里穿行,村子里没有小卖部,日常生活用品必须要到十几公里外的镇上购买。由于交通、生活不便利,村民们渐渐搬离了三滩村,只剩下几户人家,有时候一个星期都见不到一个人。
  此时,在他俩的脑海里闪现一丝忧虑:这就是将要共同工作、生活的栖身之地?然而,他俩却毅然选择了留下,没有悔意,没有怨语,而且一干就是15年!
  阳光下的三滩水文站,依山傍水,草木葱郁,风景秀丽,可谁知在这风光如媚的景色和郁郁葱葱的草丛下,却有着300多座坟包,水文站被包围在其中,夫妻俩恍如一对“守墓人”。夜幕降临,星辉交替,整个世界都似乎安静下来,除了偶尔的蝉鸣没有任何声音。“到了晚上,除了和老庞去观测水位和测流,我们基本不出门的。”李瑞兰说,刚到三滩的时候,她整晚都不敢关灯睡觉,到了晚上,庞书智走到哪她就跟到哪,寸步不离。可能是看中这个依山傍水的风水宝地,这儿成了附近周边村的陵园,每年都会有新的“邻居”搬来。而当地的习俗是用较薄的棺木埋葬故人,加上埋土不深,封闭性差,常常会传来阵阵恶臭,李瑞兰有时候几天都吃不下饭。尤其到了清明节,到处都是焚烧的纸钱以及清扫干净后冒出的坟头,空气中弥漫着香火的味道。李瑞兰说,到三滩站几年后,她都不习惯这种状况,时常整晚睡不着觉,睁着眼睛到天明。
  深山水文人最大的敌人就是孤独、枯燥,几十年来面对的都是些阿拉伯数字,很不起眼。在水文站值班室的墙上,贴着一张图,红色的格子上用铅笔细细地画着一条水位流量关系曲线。“一次一个点,一年一条线。”这就是水文人的人生轨迹,可是这看似简单的一条线,却汇集了庞书智和妻子整整一年的心血。每一条线都由上百个点构成,每一个点都代表了一次测得的数据,每一个数据都要经过计算、校核、复核三道程序。庞书智和妻子李瑞兰用自己坚强的意志力克服了孤独,圆满地完成了三道程序。
  2006年8月,庞书智前往海口参加培训班,站里只剩下李瑞兰独自待在站里,除了偶尔一两声虫鸣,寂静无声。黑沉沉的夜,仿佛无边的浓墨重重地涂抹在天际,夜雾袭来,朦胧的月光下,看不到几颗星星。她把家里唯一能“说话”的收音机声音调到最大,尽量不让自己想太多。半夜,暴雨骤降,正值汛期,局里要求每两小时报一次水位,而且忽降暴雨,水位可能有大变化。看着黑漆漆的夜,想着周围坟包里的“好邻居”,李瑞兰犹豫了,但是想到如果不去观测,很有可能会导致重要的水文数据错失,这是无可挽回的损失,而骤降的暴雨又可能会给下游百姓带来危害,必须去观测!李瑞兰在心里做了决定。穿上雨衣、救生衣,换上水鞋,拿上手电、记录本,李瑞兰硬着头皮走出了房门。“每一分钟都像一个世纪那么难熬,我只能期盼着路再短一点,走得再快一点。”那是一生中最难忘记的一个阴森恐怖的夜晚,战战兢兢记录好数据回来,紧张害怕得汗水湿透了衣衫,给省局报完数据,李瑞兰再也支撑不住,抱住被子大哭了一场。
  庞书智和李瑞兰是海南水文系统远近闻名的“水文迷”。他俩干一行,爱一行,精通一行。他俩利用局里提供的大好机会,刻苦学习,完成了水文专业的大专学习,切实提高了测验工作水平。制定《三滩水文站洪水测洪预(方)案》、《三滩水文站考勤制度》、《三滩水文站安全生产制度》等规章制度。在平时的测验工作中,严格坚持“四随”制度,发现问题及时解决,资料做到日清月结。每年的汛期前后及时施测基本水尺、比降水尺、大断面,并整理出成果。汛前制定切实可行的测洪方案,并加以演练,做到低水测得出、高水不漏峰。他俩每年要拍发雨水情电报600余份,为当地政府、龙州河下游及南渡江下游防洪减灾提供了重要的水文数据,受到省局领导的充分肯定。

 
  对人民群众忠诚,生死与共攻坚克难,以英勇无畏的气概创造水文奇迹
  庞书智和李瑞兰把对人民群众的忠诚倾注在不辱使命,用大无畏精神守护着国家和人民生命财产安全。他俩克服工作和生活中的艰难险阻,创造了一个又一个水文奇迹。2011年9月30日,海南遭遇超强台风“纳沙”的袭击,狂风携着暴雨席卷而来,江河水位暴涨,急需监测流量数据,而偏偏这时对岸的缆道循环索却偏出滑轮,导致无法测流。三滩站的水文数据对上级部门做决策至关重要,直接关系着下游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庞书智深知,越是风大雨大,水文人肩上的责任就越重,必须修复好缆道循环索,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但是河面上风雨太大,水流太急,站里的小测船根本无法过河,庞书智当机立断,从新竹镇绕到对岸去,他带上工具,骑上摩托车就往站外冲。泥泞的道路给驾驶带来了阻碍,雨打在脸上,根本睁不开眼睛,原本160米宽的河面,庞书智整整绕了二个小时才到目的地。到达后,顾不上其他事情,拿上工具,庞书智就爬上了缆道塔,费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循环索修复到滑轮内,打上手电向对面的妻子示意,赶紧测流!经过他俩契而不舍的努力,终于测到了这次洪水过程。
   近年来,有村民在三滩站周围承包了鱼塘和养鸭场,周围的村民也稍微多了一点。下雨涨水时,庞书智总会挨家挨户通知村民,做好防护措施,以免造成财产损失。久而久之,只要一到下雨涨水,三滩站的电话就成了热线,附近村民都会来咨询水位。遇上紧急时候,在做完报汛工作后,庞书智夫妻都会热心地帮助村民安装铁丝网、转移财产。渐渐地,在村民眼里,庞书智成了个“香饽饽”,渔场的村民每次钓鱼都会给他送上几条刚钓上来的鱼,谁家有个喜事,都会请他去做客。
  三滩站通往外界的唯一道路是一条杂草重生的黄土路,一遇上下雨,整条道路泥泞不堪,行驶难度大。但是为了满足工作需要,遇上下雨天也只能骑着摩托车往外跑,摔倒便成了家常便饭,夫妻俩膝盖上都有着大大小小几十个伤疤,仿佛在诉说着这十几年来两人的艰辛。由于经常受伤,附近又没有医院,夫妻俩都练就了一手好包扎本领,家里常年备着红花油、止血膏等药物。2008年10月3日,天降瓢泼大雨,在山洪即将爆发之际,庞书智心急火燎骑着摩托车去通知村民转移。弯弯曲曲的山路泥泞湿滑,庞书智小心翼翼地驾驶着摩托车,但是还是在一个下坡的地方打滑,连人带车摔出了5米远,脑袋磕在了一块大石头上,疼痛难忍血流如注,当场晕了过去。好在附近的村民发现了他,把他送去了医院治疗。从此以后,庞书智落下了头疼的毛病,去了很多医院检查治疗,都没有理想的效果。村里迷信的老人说,是你工作的地方坟墓太多,阴魂不散,被“死者阴魂”缠住了,大家都劝他申请离开这里。庞书智婉言谢绝:“这个站总需要人来守,别人来还要很长时间来适应,我已经适应了,不要再给领导添麻烦。”

 
  对纯洁爱情忠诚,相濡以沫同甘共苦,以水乳交融的柔情谱写水文赞歌
  俗话说:“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结连理枝”。虽然庞书智和李瑞兰为爱牵手、唇齿相依,夫妻双双坚守在水文第一线,站好了岗,放好了哨,但是,亏欠亲人的事情实在太多。2001年,父亲冠心病发作,家里人把父亲送去了镇上的医院,当时正值台风期,父亲不让大家告诉庞书智自己住院的事情,以免影响工作。下半夜,医院下发了病危通知书,父亲被紧急转送到县里的医院抢救,家人才给庞书智打了电话,让他赶来看父亲最后一面。第二天一大早,庞书智安排好了站里的工作,匆匆赶去医院,好在父亲已经转危为安,他又马不停蹄地往站里赶。由于父亲年轻时忙于工作,庞书智四兄弟都是母亲一个人拉扯大的,年轻时太过劳累,导致母亲换上了关节炎,时常痛到不能站立行走。庞书智说,很对不起父母,自己没有在父母面前尽好孝道,没能好好照顾他们。
  李瑞兰是城里长大的,跟着庞书智无怨无悔的待在这儿,吃了很多苦。对于妻子,庞书智很感谢,但更多的是亏欠。对于两个儿子是怎么长大的,庞书智没有什么印象,他的心思都扑在水文工作上。刚来站里时,两个儿子也跟着一起到了站里,站里的水井不好,打上来的水都是泥巴水,只能从隔壁村去挑水;周围没有学校,教育成了个大难题,只能让孩子回到大陆坡跟着爷爷奶奶一起生活。或许是没有跟着父母生活,两个儿子都特别懂事,学习成绩也很优秀,每次考完都会电话和父亲报告,自己又拿了奖状,考了好成绩,却从不吵闹着要父母陪在身边。小儿子8岁那年,在街边玩耍时被一辆摩托车撞倒,血流如注,当即被送去医院,医生说稍微送晚点儿,孩子的腿可能就保不住了。那时电话不方便,家里人有事都是互相发电报,等接到消息时,事情已经过去了两天。庞书智让妻子赶去医院看看孩子,自己仍然坚守在站里。到了医院,看着孩子躺在病床上,腿打着石膏,李瑞兰哽咽了,小儿子摸着她的手说“妈妈,我不痛,你们放心。”李瑞兰的眼泪再也忍不住掉了下来。
  站里常年离不开人,逢年过节夫妻俩也很少回去。2015年2月18日,大年三十,两个人的春节,却也热热闹闹。庞书智、李瑞兰起了个大早,观测完水位后,夫妻俩忙着杀鸡宰鱼,不亦乐乎。“有鸡有鱼,我们俩春节也算过得有滋有味了。”庞书智乐呵呵地说,“过年虽然不能回家,但是年味还是得有。”夫妇俩贴春联,挂灯笼,把三滩水文站装点得喜气洋洋。一盘鸡,一条鱼,一碟自己种的白菜,这就是两口子的年夜饭。儿子的电话适时打了进来,提前给他们拜年,送来新春祝福。儿子的孝顺让夫妇俩倍感欣慰,两个人的春节同样温暖。庞书智说:“大儿子现在已经结婚了,一直打电话叫我们去过年,但是谁都有家,站里不能没人,水文工作来不得半点马虎,我们不能因为过年就耽误了的工作。”
  庞书智有个叫庞书慧的弟弟,兄弟俩从小一起长大,感情特别好。提到弟弟,这位三尺大汉不禁红了眼圈。2012年3月,正在站里做汛前检查的庞书智接到了广东省茂名市人民医院打来的电话,告知在茂名开大货车的弟弟庞书慧遭遇车祸,伤到了脊椎,危在旦夕。父母亲都已经80多岁的高龄,而接到消息的弟妹当场晕了过去,家里只剩下两个正在上初中的孩子。躺在病床上的弟弟没有人照顾,而当时正值汛前检查时期,站里工作繁忙,对所有的仪器设备及雨量站都要进行检修维护,有些专业性强的工作妻子一人根本无法完成。想起从小和弟弟之间的点点滴滴,庞书智买了前往茂名的车票,为了照顾好家庭,又不影响工作,庞书智只能在茂名和三滩之间奔波。由于伤势过重,躺在病床上的弟弟只能靠呼吸机维持生命。弟弟住院20多天花了20多万元,这对于一个收入并不高的家庭来说,简直就是天文数字,当时庞书智的两个儿子都在上学,自己也报了水文专业的函授班,正是需要花钱的时候,家里本来就困难,可他还是毫不犹豫地把家里仅有的一点积蓄拿了出来。在病床上挣扎了24天后,弟弟离开了人世,而在这20多天里,庞书智在三滩与茂名往返了七八趟,整个人消瘦了十几斤。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庞书智和李瑞兰在三滩水文站工作15个春秋,硕果累累、成绩突出,为海南省三防工作作出了贡献,三滩水文站多次被评为“海南水文系统先进集体”、 “全省水文系统防汛抗洪先进集体”。夫妻俩也获得了“2015感动海南十大人物”、“中国网事.海南好人2015十大人物”、庞书智还获得了全省水文系统先进工作者称号。

获奖情况

庞书智:
“感动海南2015十大年度人物”;
“中国网事•海南好人2015”年度十大人物;
2015年度海南水文系统工作先进集体、工作先进个人。

李瑞兰:
“感动海南2015十大年度人物”;
“中国网事•海南好人2015”年度十大人物。

视频材料